免费全文阅读最新章节

    “轰……”

    一枚155榴弹炮弹重重的砸到了一个小山坡的背面轰然爆炸,躲在那里的七八名日军瞬间被炸成了漫天的血雾和碎屑。

    距离爆炸点数十米开外的井原平八把两只手放在胸前,让身体和地面保持一个拳头的距离,任凭炮弹在周围爆炸,他则是纹丝不动,久经战阵的他明白,在这种情况下,到处乱跑是最愚蠢的,反倒是原地卧倒的生存几率最大的。

    当然,卧倒也是讲方法的,不管不顾的将整个身体都贴到地面上是不可取的,卧倒的时候必须要有东西做缓冲,否则炮弹爆炸时剧烈的震动会把人的内脏震坏。

    “突丝给给……”

    不知是否是错觉,真震耳欲聋的炮声中他似乎听到了下令进攻的命令,他有些诧异的循着声音望去,发现数十米开外,一名大尉正挥舞着指挥刀,嘶声竭力的驱逐着数十名士兵继续向前冲锋。

    “这个白痴!”

    井原平八嘴里吐出了一句话。

    果不其然,短短一分钟后,这名大尉就被炮火撕成碎片,怎么都找不回来那种。

    作为一名服役了四年的老兵油子,井原平八除了本身的技能之外,最擅长的就是如何在残酷的战场上保全性命,对于那些动辄就高喊着玉碎的家伙他从来都是嗤之以鼻的。

    对于他来说,自己已经在华夏打了四年仗,已经对得起天皇陛下了。至于说为天皇陛下战死这种事情嘴巴说说就好,谁当真谁就是傻子,自己要是战死了谁来照顾自己家里年迈的老母亲和妻子?

    天皇陛下么?别开玩笑了,他可以肯定,如果自己真的战死在华夏,失去了经济来源的妻子唯一能做的就是去茶水屋出卖她的身体,否则全家就有饿死的风险。

    井原平八趴着的地方是一个靠着背坡的弹坑,按照他的估计这个弹坑应该是大口径迫击炮留下来的,由于有背坡作掩护,不用担心山坡上的子弹会打中这里,所以这里暂时应该是安全的。

    过了一会,他察觉到了对方的炮击开始缓和了下来,同时还看到位于平安县城方向不时闪过一道道火光,看来应该是野炮联队在跟对方展开炮战,缓解了己方的压力。

    他检查了一下,发现自己身上除了一把刺刀之外就什么也没有了。

    环顾了一下四周,他发现距离他十多米处躺了一具尸体,又打量了一下四周,井原平八从弹坑里钻了出来,慢慢的爬到尸体的旁边。

    这是一具失去了双腿的尸体,一支三八式步枪就被扔在尸体旁。

    井原平八拿过了三八式步枪,又从尸体上将弹药包拿出来挂在自己身上,又打量了一下周围后弯下腰跳到了路边的渠沟里。

    只是他刚跳下去,就感到撞到了什么东西,一阵喝骂声就响了起来,紧接着一个拳头就达到了井原平八的脑袋上。

    “八嘎……”

    井原平八哪里会甘心受委屈,不假思索反手一个手肘撞到了对方的胸口,紧接着一个枪托砸到了对方的胸口,对方当即被砸倒在地。

    这些事情说起来复杂,其实仅仅过了不到几秒钟。

    将对方击倒在地后,井原平八这才借助着天上的照明弹看清了对方红色领章上的那颗五角星。

    “八嘎呀路,你这个蠢货,居然敢对前辈出手!”

    看到对方居然只是一个小小的二等兵后,井原平八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一脚提到了对方的腰部,痛得对方惨叫起来。

    “前辈……别打了……别打了,我不知道是你,我还以为是支那人来了。”

    “支那人?”

    听到这里,井原平八更气了,又是一脚踢了过去,“你这个混蛋,要是支那人来了,他们会傻乎乎的跳到渠沟里吗,到时候进来的就不是人,而是一颗手雷了。”

    骂完之后的井原平八还不解气,对着这名二等兵又是一阵拳打脚踢。

    在日本军队里,上级殴打下级,前辈打后辈就跟吃饭喝水一样,属于再平常不过的事情,这名二等兵能做的只是挺直身子默默的忍受着。

    不过井原平八也没有心情理会这个笨蛋,又踢了对方两脚就停了下来,转身准备要求。

    看到井原平八走开,二等兵赶紧捡起地上的步枪跟了上去,“前辈……你等等我……”

    看到对方跟上来,井原平八有些不耐烦了,眼睛一瞪:“你跟着我干什么?”

    二等兵被吓得倒退了一步,喏喏道:“前辈,请让我跟着你吧。”

    井原平八鄙夷道:“你一个菜鸟垃圾跟着我能做什么?”

    二等兵犹豫了一下才说道:“我……我想活下去。”

    “你的长官和同伴呢?”

    二等兵低下了头:“他们……他们都战死了。”

    井原平八沉默了,看着这个脸上还带着一丝稚气正用恳求的目光看着自己的二等兵,不知为什么他一下就想起了自己饿死的弟弟,早就冰冷的心突然被触动了一下。

    深吸了口气,“你怎么知道跟着我能活下去?”

    二等兵眼中露出一丝迷茫:“我不知道,我在来支那之前,我的父亲告诉我,想要活下去就必须紧跟在有经验的前辈后面,他们能带着我活下去。”

    井原平八沉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即恶狠狠的瞪着他:“既然你喜欢跟着就跟着好了,不过事先声明,既然跟着我就必须听我的话,否则我不介意亲手用刺刀捅进你的肚子,再把你的肠子挑出来,明白吗?”

    二等兵大喜,赶紧立正对着他深深鞠了一躬:“嗨……我叫上原洋二,来自秋田县,请您多多关照。”

    “你的废话太多了,想活命的话就跟我走。”

    上原洋二赶紧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一边走还一边问东问西……

    此时的四十一师团,因为被装甲营突如其来的从背后刺了一刀而变得大乱,无论是负责正面攻击的133师团还是负责两侧攻击的六十七联队和134联队全都乱成一团。

    而就在部队陷入混乱的时候,察觉到日军混乱的高洪明也不失时机的下达了反击的命令。

    “滴答答……滴答答……”

    伴随着一阵响亮的冲锋号响起,无数士兵从战壕里一跃而出朝着山坡上的日军冲了下去。

    “杀……”

    小山东高喊着口号,他端着一支上了刺刀的98K步枪跟在自家班长的身后,原本他们一行人还跟在大部队旁,看到前面有人抬枪就打。

    一路下来就连他也打死了两名日本士兵。

    都说战场是最好的老师,参军不到三个月的小山东几场仗打下来,原本听到炮声都吓得瑟瑟发抖的农家子弟现在成熟了许多,最起码看到日本士兵后也能沉稳的举枪射击了。

    只是一行人跑了量机会,却发现周围的士兵越来越少,同样察觉到不对的班长也停了下来。

    班长打量了一下四周,发现周围一片寂静,他们出发时一个班十二人现在只剩下他和小山东俩人,不禁脱口骂了起来:“他娘……咱们好像跑偏了。”

    “班长……那咱们怎么办?”

    班长扭头打量了一下周围,安慰道:“没事,咱们按原路返回就是了。小山东,你把眼睛睁大点,可别被小鬼子打了冷枪。”

    “明白!”

    原路返回这句话说起来简单,但俩人走了一会后才发现做起来却非常不容易,尤其是在黑夜且陌生的地方,走了十多分钟后俩人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了,最后俩人决定沿着枪声激烈的地方摸过去,毕竟想要找到大部队,这是最快也是最简单的办法。

    四十一师团的溃败是如此的突然,突然到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就发生了,就算是身为师团长的小泉幸夫也有些懵逼。

    此时的他看着如同潮水般从栖霞关溃退下来的士兵心里一片迷茫,他有些不敢相信居然就这么败了,这还是英勇无敌的四十一师团的士兵吗?

    还是一旁的荻原户田适时提醒他:“师团长……支那人对我们发起了反冲锋,我们要怎么办?”

    回过神来的小泉幸夫长叹了口气,尽管非常不愿意,但他不得不承认,今天夜里四十一师团败了,败给了一个地方上的民团,这份耻辱也会伴随着他一辈子。

    不过他终究是师团长,回过神来后立刻下达了命令:“马上给六十七、133和134联队下令,让他们交替撤退,重新构筑阵地。”

    “嗨!”荻原户田很快领命而去。

    只是小泉幸夫忘了,此时仓促败退的四十一师团全都乱成了一锅粥,甚至连撤退的命令都没能传到三位联队长手里,哪能组织起有效的防御,加之莲台民团在高洪明的命令下进行了反击,双方混战成了一团,能组织起有效防御才见鬼了。

    “咔咔咔……”

    一辆山猫侦查坦克在道路上快速行进着,雪亮的灯光将道路照得通明,伴随着一阵密集的机枪响起,前面一队正拼命奔跑的日军士兵瞬间被扫到了好几个,剩下的赶紧朝四周四散而逃。

    黑夜中山猫针车坦克也不敢离开公路追击,只能眼睁睁看着剩下十多名日军四散离开。

    这辆山猫侦查坦克不知道的是,距离它不到五十米的草丛里,两名日本士兵就藏在那里。

    “井原前辈,我们要怎么办?”看着从面前驶过的坦克,吓得瑟瑟发抖的上原洋二低声颤声问道。

    “你要是不想死的话就赶紧闭嘴,你是生怕支那人的战车不知道我们躲在这里吗?”井原平八恨不得将这个笨蛋的嘴巴用针线缝起来。

    好在上原洋二也不是真正的笨蛋,被骂了一通后也知道自己冒失了,捂住了嘴巴不敢吭声。

    好不容易等到那辆坦克开走了,两人这才慢慢从草丛里钻了出来,井原平八走到那几名被刚才那辆华夏坦克打死的几名士兵的尸体旁摸了一阵。

    很快他就掏出了几十日元和一些零散的纸钞,看样子还是华夏人用的法币,不仅如此,井原平八甚至还掰开尸体的嘴巴检查对方有没有镶金牙。

    检查完这几名士兵后,井原平八这才将钞票塞进了口袋里,对一旁早已看呆的上原洋二摆了摆手头,“走吧……”

    上原洋二结结巴巴道:“前……前辈,你怎么能把他们的钱拿走?”

    “笨蛋,你是不是傻?你以为我不拿走别人就会好心的把这些钱寄给他们的家人吗?”

    井原平八瞪了这个菜鸟一眼,恶狠狠道:“对我而言,只要能活着回到本土,还能带会一笔钱给我的母亲和妻子的话,拿尸体上的一点钱算什么?

    如果可以,我甚至不介意亲自杀了那个混蛋,抢走他身上所有的钱!”

    听着井原平八话音里偷出来的那种浓浓的不甘,上原洋二有些不解的问,“前辈,您应该就快到服役期限了吧,到时候您就可以回家了。”

    “回家?”

    井原平八悲呛的笑了一声,“我的服役期今年三月就到期了,可我一连打了好几份退伍申请都被中队长给压下了,那个家伙给出的理由居然是中队的人手紧张,等补充兵来到后再批准,可是半年过去了,我还是没能返回本土。”

    “啊……”

    上原洋二发出了一声惊呼,他虽然是菜鸟,但也知道哪里是人手紧张啊,这名中队长分明想让井原平八变成骨灰盒返回本土啊。

    “这个王八蛋,我刚服役的时候跟他顶过一次嘴,就被记恨在心里。四年过去了,我从一名二等兵变成了上等兵,他也从小队长变成了中队长,可他对我的恨意还是这么浓重,非要置我于死地,等有机会我一定要让他好看。”

    看着咬牙切齿的井原平八,上原洋二不知该说些什么。

    两人一边走一边说,一时间忘了观察周围的动静,以至于转过一个弯的时候周围突然响起了一句大喝。

    “不许动……举起手来……”

    伴随着这声大,两个身穿灰绿色军装的身影也出现在俩人面前,这两人一人手持步枪,另一个人则是拿着冲锋枪,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俩人……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